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是一片云

闲看庭前花开花落,漫随天外云卷云舒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写文章是很快活的事情【名家经典】  

2014-09-09 10:24:02|  分类: 【名家经典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写文章是很快活的事情【名家经典】 - 我是一片云 - 我是一片云

写文章是很快活的事情

老舍 编辑 我是一片云

       文字能用好了,很有趣,你让它做什么,它就替你做什么。我们读到杜甫、李白、陆放翁的诗,读到《兵车行》一类的文字,使你觉得很紧张,很振奋。读到垂钓一类的文字,使你很轻松,很安闲。

 

  不但字面不同,颜色不同,连声调也不同。雄壮的,字朗音强而较快;悲哀的,字淡音长而较缓,多念念就可明白这一点。再拿评剧来说,焦急时总是唱快板多,皇帝出场差不多老是唱慢板,从没有人发怒,还慢吞吞地子曰,诗云。因之,我们可知道文字是有音乐性的。把握了重点,决定了情调,全由你自己调动文字,使高使低,使快使慢,我们时常又听到说“风格”两字,大致就是这个样子的。

 

  我怎么看,我怎么说,老是有个我,将我的情感放在文字里面,对文字适当地运用和支配,就是有了风格,简单地说,就是如何让每篇文字有每篇的味道,我们让它酸,读者就感到它酸,我们让它甜,读者就感到它甜,不酸,不甜,不苦的文章,就是没有味道,和豆腐一样。豆腐是没有风格的,至少我们也得有想法,使豆腐做成酸辣汤呀。大致分好了段,决定了说法,又看刺激是些什么,用怎么样的情感,生出怎么样的效果来,再提笔谈到写。

 

  首先,你得认识这头段的思路,由几个句子中,即可发现倾向。句,是段的单位,是完整的东西,好些青年一段写上六七十句,从头句直到一段末了,才划上一个圈,这无法成文章。断不成句的文章,是没有办法阅读的,就永不会知道说些什么。切记断句,写一句像一句。把一段想过了说些什么,再看头句应当说什么;第二句以下应当说什么。

 

  我写文章,总是想好了四五句才落笔,向来没有一句一句地想着写,因为把句子想得起,下笔就很省事。这四五句都是在脑子里想过,在嘴里念过,这样地落笔,就会很有把握了。

 

  句子的组织,非常重要,你得把你的感隋放在文章里面去刺激感情,决定这情调是悲哀,你的句子的组织,得多用灰色的、悲哀的字眼。是快活,你得多用轻松的、活泼的字眼。你把你想的句子写出声来,落笔就能成为像你所想象的句子。有时看看不错,可是写出声就不成了,那你必得修改,声音在嘴里经过时,已经都将句子调动好了。

 

  将句子组织好,使成立得住,方可能合乎口语。必要时,我们也可用用欧化文法,因为中国的文法较简单,假如能不用欧化文法,而能用自己的文法,那岂不更好吗!若写前先写出声,写出来总会合乎口语的,能用好的口语代替欧化文法,会更好听。

 

  第一步求得句的完整,其次就是调动句与句之间的变化,那即是说句之长短,非念出声不晓得,这与生理有些配备关系。比方第一句三十字,第二句三十字,第三句还是三十字,这样,读时就无法喘过气来。如果第一句十个字,第二句四个字,像这样有长句,有短句,读时就可以喘过气来,也会感到舒服。

 

  调动句子并没有什么一定法则,只要能用心。譬如上句用“吗”字,是平声,下句就用“了”字,是仄声。不要老了了了的了到底,除非是特殊效果——钱没有了:米没有了!眼泪也流完了!除非是特别的情形,两句里是不用同字的。像五绝七律的几十个字中,很少用相同的字,甚至于完全没有。

 

  写白话,有时不好避免,可是得尽量找出同意义的字替用,拿起一篇文章一看,即能断定用没用心写,就怕是一挥而就,像叶圣陶、朱自清等先生的文章,都是极清楚,极用心的。又像鲁迅先生的三四百字一篇的散文,写起来都非常结实,因为他把每个字都想过了。

 

  句的构成是字。在西洋有“一字”说,特别是法国的文艺,莫泊桑说:“一个意思,必有一个极恰当的字,而且只有一个。”这话并不一定正确,至少得拿它当个原则,得尽力找出最恰当的字。我差不多天天都接到青年的习作,里面常常用字用错了。

 

  例:

 

  原野上火光熊熊——熊熊在《辞源》里的解释,是青色光貌,是我们在炭盆里,常看到的一点火光,用在原野,描写火光的烈和旺,又怎能恰当呢?

 

  征子——我们只常用征夫,征人,而从没有人用征子。

 

  太阳耀了大地——耀字不可拿作动词用,除非用于旧诗里,用照字不是很好吗?

 

  所以用字不可乱用,要用得恰当,要怎么才能恰当呢?就是不怕麻烦,用一个字得查查辞典是否此意,再想想有没有第二个字比这个更好。所谓恰当的字,并不是叫你造字。

 

  如同砖瓦匠,砖瓦是固定的,砌得矮矮小小的就不成为人住的房子,而成狗窝了。语言是固定的,也不能随意改,随意造。我们写东西应当深,深得使人懂,并不是使人迷。陆放翁有两句诗:“小楼一夜听春雨,深巷明朝卖杏花”,这当中没有一个让我们不懂的字,而且,两句绝对相对。没有办法可以去修改一个字,虽然这已经是宋朝时的文字。尤其是用“听”和“卖”两字。让我知道有两个人,有声音。更可看出当时的境界,是诗人的境界。

 

  愈是好文章愈浅,最不好也能使人懂,这就是如何去找像你所想的声音和意义的恰当的字了。更明白地说:“选用人人都懂而恰当的字,排列起来成一绝好的图像而无法更改,就叫创造。”

 

  不要乱用字,更不能乱造字,一个字有一个字的习惯,言语是极自然的东西,是从古来的,并不是打昨天才开始有,我们岂可随便更改言语?这不仅是字的问题,同时还有体贴的问题,在人情中体贴到某种情况时,就用某种字,体贴愈深,用字的情愈热。对人情越发明白、才写出好的文章。这样谈又近乎生活丰富的问题了。

 

  每一个字都必得用全力想,想不到第二个字,就要用得恰当使人懂。形容词很难用,最好少用,用得不恰当,会将整篇文章弄得更坏。要形容,一定得在体贴中形容出来,才不至于贫乏。人说过了的,我们就不再说,可是也不能凭自己意思乱编造。有时写一段七八十句的文字写到三四十句,觉得很平淡,这时用一个很好的形容字眼,可以醒目,使文章增加力量。普遍形容,是永远不会写好文章的。再就是要有极好的联想,文章要能惊人,就是将两个极端的什物拉拢在一块,显明图像。如脚踵形容秃顶,柳条形容女人的腰。

 

  如果没有好的形容字从联想中产生出来,最好还是淡淡地写,少抄袭。

 

  除以上将全篇大致想过,决定这篇文字的路向和把握重点。还有方法的漂亮而经济。句与句的调动,以及用字的恰当和体贴运用形容字,更使得丰富生活,真诚,负责任,决不要欺骗自己。只有这样,才能将文章写好。虽然我们不能保险每个人都成为作家,至少写出来的文章,不会被骂为胡闹,有神经病。

 

  切记!全想过了再写,不要提笔就挥,如果今后一挥而就的文章都算成功,我:敢说,中国以后就会永远没有文艺了!

 
写文章是很快活的事情【名家经典】 - 我是一片云 -             我是一片云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66)| 评论(19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